北京金千中酒业有限公司

最新文集

  • 关于各种酒与柯南
  • 资中“酒痴世家”深谷藏酒 90 年
  • 去文莱旅游之前你需要知道的7件事
  • 为什么之前喝过的很多白酒都上头
  • 我结婚的时候没有办酒家里亲戚都
  • 葡萄酒与香槟有什么区别?
  • 鸿茅药酒有没问题?
  • 鲁能极品酒价格内招酒小青花瓶
  • 莱芜市莱买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怎
  • 垫江永安梅咂酒:民间盛行的饮料
  • 公司简介

    时间:2020-01-12

      陈祖辉的阿公名为陈中农,1914年出生在资中双龙镇中棚村的一个大户人家。据史料记载,福建人曾达一从福建老家引进甘蔗新品种在内江龙门镇培育、种植,获得成功后,即大面积在全沱江流域推广、普植,开启了内江以甘蔗及附属产品为城乡经济支柱的时期。清朝末期,内江糖业曾出现过“三里一糖房、五里一漏棚”的辉煌。

      成渝线上唯一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资中,古称“资州”,从西汉算起已有两千多年历史。这里气候宜人,四季分明,天气温和,春早冬暖,夏长秋短,养育了众多的文士英才。作为古代巴蜀三大文化区之一,资中历来文风鼎盛,人才辈出。

      而提到文化,便不能不提到酒。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,是古老中国的艺术家解脱束缚获得艺术创造力的重要途径。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杜甫的《饮中八仙歌》是最好的例证。

      时光悠悠已过千年,孔子之师苌弘是否嗜酒、汉代大家王褒传世之作是否因酒而生已无从考证,但资中人对酒的热爱一直都在。年过半百的陈祖辉一家便是个中代表,他阿公(方言:爷爷)窖藏了几十坛酒传给他父亲,他父亲在此基础上又窖藏了几十坛酒传给他,而他目前也窖藏了数百坛酒,准备传给下一代。

      陈祖辉的阿公名为陈中农,1914年出生在资中双龙镇中棚村的一个大户人家。据史料记载,福建人曾达一从福建老家引进甘蔗新品种在内江龙门镇培育、种植,获得成功后,即大面积在全沱江流域推广、普植,开启了内江以甘蔗及附属产品为城乡经济支柱的时期。清朝末期,内江糖业曾出现过“三里一糖房、五里一漏棚”的辉煌。

      陈祖辉说,陈中农长大当家后,当时陈家主要的产业,便是生产蔗糖,拥有数量众多的漏棚。由于他生性爱酒,中棚村的气候、水源、高粱、甘蔗又都适合酿酒,于是,陈家在陈中农当家时,开辟了第二产业,开铺卖酒。

      陈家自酿的甘蔗酒和高粱酒在中棚村卖出名气后,陈中农开始向外拓展市场,将自家的酒销往资中县城的各个酒楼、茶馆。陈祖辉说,阿公告诉他,当时的陈家酒在资中境内知名度甚高,颇受好酒之人喜爱。“酒楼、茶馆简直是供不应求,不少其他乡镇的‘酒鬼’听说了,甚至步行几十里路来我们中棚村买酒。”

      当时,不同地域的商贸往来主要依靠马帮,资中又地处成渝两地之间,陈中农便通过各种关系联系往返于成渝之间的马帮之人,请他们帮忙驮往其他市州销售。这一行为带来的最终结果是,资阳、简阳、隆昌、荣昌、永川等地的“酒鬼”,都爱上了陈中农的陈家酒。陈家酒从此以其入口回甘、绵密细致的口感扬名成渝沿线。

      一生爱酒的陈中农最后活了91岁,而陈家人从陈中农起,便有了一个“奇怪”的习惯——每天至少喝一斤酒。陈祖辉说,不光阿公陈中农如此,父亲陈耀彬也是如此。“我也差不多每天要喝一斤酒,别人都觉得一斤酒可能是极限了,但我们家的人喝一斤酒只是刚刚到及格线。”

      实际上,陈中农在陈家酒火爆成渝之时,已开始托人在资中境内四处找寻适合窖藏美酒之地,他希望自己的这个嗜好,能够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。陈祖辉说,阿公选址有三大要求,一是气候,二是土壤,三是水源。“特别是水源,一定要在有古井的地方,因为古井是原来的人用打盐井的方法打出来的,入地更深,污染更少,水质更好。”

      几经周折,陈中农在距离双龙镇70多公里外的新桥镇杨柳村找到了适合窖藏陈家酒的地方,窖藏地位于白云湖畔的白云山中的一处深谷之中。据资料记载,白云山由近百个大小山峦组成,约10万亩成片森林,山连山,林连林,巍峨苍翠,人称“川中林海”,风景如画。

      按照陈祖辉的说法,窖藏地的经纬度及山地地形培育了适宜酿酒及藏酒的绝佳条件,并且有一口终年不枯水质甘甜的古井。“阿公在那里藏了几十坛酒,我父亲又在那里藏了几十坛酒,传到我手上时,已经有一百多坛酒了。我现在还在继续窖藏,以后传给我儿子。”

      陈祖辉今年50岁了,接手那100多坛窖酒已近30年。在他看来,阿公留下来的虽然不是金银财宝,却胜过金银财宝太多太多。“我给这些酒取了个名字叫‘阿公老窖’,让子孙后代都知道,这些酒是祖辈留下来的珍贵财富。”

      为了说明“老窖”的珍贵,陈祖辉提到了四川方言。“很多人现在问‘你家里面有老窖没有?’意思就是问你家里面有存款、积蓄没有。我这个是真的老窖,你说珍贵不?而且酒这个东西又不会过期,时间越长,只会更加芬芳。我的儿子从小就在接受酒文化洗礼,我希望能培养他们对酒的喜爱和珍视。”

      在已有90年历史的“阿公老窖”中,年份最长的窖藏已达60年,比陈祖辉的年纪还大。据说,还有几坛找不到下落的酒,年份更是久远。“阿公是年纪比较大的时候才给我父亲说窖藏了很多酒,因为每次窖藏的地方和时间都不一样,所以有好几坛酒都已经不记得窖藏在哪里了。父亲和我到白云山中去找过多次,但每次都没找到,也许以后能找到。”

      提起自家的酒,陈祖辉的脸上掩不住笑容。他说,阿公在传承窖酒的同时,还将酿酒的技艺也传授给了父亲,自己又从父亲那儿全部承袭了下来。“我现在窖藏的酒,全部都用当地的小高粱米,烤酒温度、出酒温度、发酵时间都要进行严格控制,而且全部使用蒸馏水。20年前,有一次我搬家,阿公留下来的一坛酒不小心摔碎了,结果酒香在楼梯间飘了整整半年才散,绝对不是吹牛。”

      有朋友知道陈祖辉家有“老窖”,曾经提着五粮液来换,但被陈祖辉拒绝了。他说,自家的“阿公老窖”是来自时间沉淀的宝贵财富,不能以金钱价值衡量。“我们这个酒,好多名酒厂都来找我要,拿去做基酒。我希望能给真正懂酒、爱酒的人分享,而不是随随便便跟人交换。你不是爱酒之人,拿再多钱我也不换。”

      陈祖辉说,一辈人对一辈人的爱与期待,都能在这一坛坛裹满窖泥的醇香美酒中,找到答案。而中国酒文化,也在类似陈家传酒这样的个人行为中不断传承。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王瑶 摄影报道